手機號登錄

手機號注冊

注冊
西部網 商洛數字報
今天是

商州,我的第二故鄉

來源:商洛日報
發布日期:2019-07-25 20:08:23
5175

  故鄉,是一個在外游子終生難忘的福地和港灣,對故鄉的愛自然熾熱而深沉。關于故鄉,我最喜歡唐·高適《除夜作》里的詩句:“旅館寒燈獨不眠,客心何事轉凄然。故鄉今夜思千里,霜鬢明朝又一年。”一個人,有一個故鄉是幸福的,有兩個故鄉呢,那就是上帝的寵兒了。 
  三十多年前,我從河南豫東來到陜南,班車路過秦嶺東段的麻街嶺,山陡路窄,蛇形的彎道一會盤上一會盤下,車就像在云里飄霧里行,不禁想起耳熟能詳的《清平樂·六盤山》實際上這道綿綿延延10多里的秦嶺支脈,比六盤山還要難以翻越。從小沒見過大山的我心想怎么來到這個“鬼地方”。散布路沿的農家炊煙繚繞,房檐溝坎圪蹴著三三兩兩端著黃燦燦的大碗飯吃得噴香的山里人,后來才知大碗飯里的東西叫糊湯,再就著酸菜,就成為日常的主食,這在豫東那塊兒是沒有的。等到達商州,那時叫商縣,已是三四個時辰之后的事了。 
  陌生的地方陌生的人,言語不通,習慣不同,好在單位的同事工友親人般待我,慢慢適應了環境,也愛上了這個山美、水美、人更美的好地方。下了班,沒事就往前山后坡跑,山那邊是什么,河那邊又是什么?總要探個究竟。那時18塊錢的工資,對于18歲的我肯定是杯水車薪,全靠親朋好友的幫襯和接濟。就是想買個二手自行車,還是老家大姐屋前的老槐樹換來的。后來大姐寫信要兩本稿紙,因郵費比稿紙還貴作罷,這件事讓我后悔余生。世間有些事是不能拿銀子多少來衡量的,也許一個人一生明白一個道理就算是成長。 
  八十年代的國營單位都是拿飯票吃職工食堂,一排就是長啦啦的隊,等急了都把碗敲得當當響。我最愛吃的就是食堂師傅用大鐵鍋熬的稠糊湯、下的油潑面、臊子面,后來食堂撤了,自己用鋁鍋和高壓鍋熬的糊湯撈的面咋也沒了原來的味兒,就只能成為一種久違的記憶了。但那時再好吃的飯菜也不能放開吃,數數飯票,還得預算著下一頓下一月。 
  現在好了,吃是不愁了,要啥有啥,張口就來,智能化的餐器既干凈又便利,見天思量著剩飯剩菜咋整;穿也不愁了,手機上一點拼多多,快遞小哥第三天就送上了門;住也不愁了,從印刷廠三人一間的工房到16平方米的單間,從文化館的兩間居室到利源新都的二室一廳,而且電梯上下既快又穩;出行更方便了,從老家周口到商州開車也就七八個小時,仿佛睡一覺就是個來回。 
  30多年前,商縣北新街還是一片荒草地,如今,北新街不僅成為人們出行的主干道,而且州城路、名人街、江濱大道、商鞅大道也依次建起,桂圓小區、江南小區、丹江一品、利源新都、公園天下、御湖公館等小區紛紛入駐,還有穿越秦嶺通達西安繞城而過的鐵路、公路、高速路,計劃籌建的動車高鐵,更有開發興建的工業園區、產業園區、生態園區、3A4A景區……一個文明宜居、美麗幸福的現代化新商州撲面而來,讓人始料不及! 
  從成家立業到娶妻生子,從極度潦困到闊綽有余,個人生活的極速變遷是商州社會前進發展的縮影,同時也無不印證著一個外籍商州人38年的青春付出。商州,已然成為我孜孜堅守、不離不棄的第二故鄉。 
  有人曾問我,如果讓你有第二個選擇,還會是商州么?“是,永遠是!”我回答的竟然毫不猶豫。

本文來源:商洛日報作者:顧新聞

我要說兩句

還沒有評論,快來搶沙發吧!

相關閱讀

移动卡赚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