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機號登錄

手機號注冊

注冊
西部網 商洛數字報
今天是

金絲峽“紅薯油饃”那些事兒

來源:商洛市文化和旅游局
發布日期:2019-11-11 07:28:56
4138

霜降前,峽谷里層林盡染,陽光朗照。農家小院里,火紅的柿子去皮,扎在棗子刺上,高高的掛在屋檐下風干,為我們日后成就美味。道床上的篦子上,黃豆、綠豆、紅小豆抓緊晾曬,以便經年儲藏。辣椒成堆的堆放在簸籮里,耀眼的紅、隱隱的辣激得人喉管癢癢的。花生瓷白,在陽光下的照射下格外耀眼。小河人一股腦的將今秋的收獲展示在爽朗的陽光下,她們是對勤勞的小河人最高的褒揚。此時,泥土里的紅薯成熟,她們將金秋的豐收推向高潮。趁著嚴霜未降,小河人麻利的將紅薯藤割下,用古老的叉鋤將一根根碩大的紅薯翻出地面,借著陽光曬干表層的水分,仔細分揀后下入窖中儲藏。整個冬天里,香甜的紅薯讓孩子們的臉上泛起了紅潤,讓槽上的年豬圓滾了腰身。每年新油榨回,紅薯入窖,母親都會炸上一鍋紅薯油饃犒勞一家老小,那種香甜至今都在我的夢里。

QQ截圖20191111072622.jpg

紅薯學名番薯,一年生草本植物,地下部分呈圓形、橢圓形或紡錘形的塊根。萬歷二十一年(1593年),福建人陳振龍同其子陳經綸,見菲律賓一種薯類,塊根“大如拳,皮色朱紅,心脆多汁,生熟皆可食,產量又高,廣種耐瘠”。遂將其引種回福建廈門。康熙乾隆年間得以廣泛種植。因來自域外,閩地人稱之為“番薯”。據資料記載:“番薯潤澤可食,或煮或磨成粉,生食如葛,熟食如蜜,味似荸薺”。金絲峽里的人們習慣上叫它紅薯,因其口感香甜,產量高,歷來是小河兩岸百姓喜種、喜食的作物。

每年春分過后,小大就會將留存了一冬的紅薯仔細檢查,選保存完好的紅薯下秧。小大會在自家菜園地理,挖出長方形的淺坑,在坑底墊上牛欄糞,潑上沼液,再在上面鋪上一層土。然后將紅薯整齊的碼放在坑中,等待時間催生出紅薯綠色的秧苗。小大會在育苗坑上搭起塑料薄膜,為紅薯苗增溫保墑。收割完小麥,紅薯苗蓬勃旺盛。小大鋤去地里的麥茬,細心地將地隴成道道土埂。仔細的剪出面紅薯、糯紅薯,紅心甜紅薯的秧苗,趁雨水澆濕泥土將它們插在埂上。天旱時,小大總是用扁擔一挑挑的從小河里擔來河水,仔細地澆灌,就像喂養嬰兒,細細呵護。直到紅薯秧長出根須、新葉,才放心的讓它自由生長。紅薯生命力頑強,夏天里翻兩道紅薯秧,鋤兩遍草,就靜等霜降前后,翻開土埂,將它們歸入糧倉。紅薯豐收,完好的一部分下入窖中保存,有破損、品相不好的也會被恰如其分的利用:攪紅薯糊湯、曬紅薯干、炸紅薯饃、打粉漏制紅薯粉條、給年豬催肥。嚴嚴的冬日,有了紅薯的陪伴,山水間的日子愈發的有滋味。

QQ截圖20191111072630.jpg

小河里的紅薯有三種:面紅薯,淀粉含量高,適合打粉漏制紅薯粉條;糯紅薯,細膩爽口,適合攪制紅薯糊湯;紅心紅薯,細膩而甜蜜,極適合烹制糕點。

小河里民風淳樸,很多紅薯美食都得以保留傳承。在諸多紅薯美食里,老少皆寵的就是“紅薯油饃”。

每年新油沉淀好,母親就會精挑紅心紅薯給我們炸紅薯油饃,那曾是兒時記憶里醉美的味道。炸制紅薯油饃是一項浩大工程,幾乎要一家老小的通力協作。炸油饃通常會在晚上,爐火映紅了每個人的臉,整個過程不光是舌尖上的滿足,更是親情和愛的視覺盛宴。父親早早的鋸好樺櫟樹棒,仔細碼放在鍋臺背后,為炸油饃儲足能源。母親早早的換回豆腐、起好面、蒸洗好紅薯、切好蘿卜絲,為炸油饃做著通盤規劃。孩子們則以廚房灶臺為中心,隨時聽候母親的調遣。時常在想是什么讓一頓飯產生了如此的魔力:凝聚起一家人愉快勞作,讓心貼的更近。

紅薯油饃有三種做法:紅心紅薯蒸熟,加入面粉攪拌搗碎成泥,手中仔細揉搓,捏成餅狀是謂“紅薯餅”;搓成圓球狀,是謂“紅薯圓子”;紅心紅薯切片,外層裹上面漿是謂“紅薯片”。

QQ截圖20191111072645.jpg

柴鍋起火,花生油入鍋升溫,猶如孩子們期待美食的心情。

燒油的空檔,母親會吩咐孩子們在蒜窩里將大蒜搗碎成泥,拌入陳年的辣子醬,調以老陳醋,蔥花提香,五香粉食鹽調味,待鍋里的花生油燒滾,滿滿的舀上一勺潑入,一碗醬香四溢的醬辣子汁水就大功告成了,它將成為吃炸豆腐、蘿卜絲餅的絕佳搭配。

孩子們最愛的是紅薯饃,索性一起動手,將整盆的紅薯泥按照自己心中的樣子捏成薄餅,搓成圓球,等待母親將他們炸成紅薯饃。母親一刻不停歇,將整盆的發面仔細揉搓,索性就在鍋臺沿上盤搓成麻花。父親將蘿卜絲攪入面漿,調以味道,制成蘿卜絲餅的雛形。一家人配合默契,熟悉的時節,熟悉的味道,孩子們耳濡目染,一代代將這些味道傳承。

柴鍋起火,花生油入鍋升溫,猶如孩子們期待美食的心情。

燒油的空檔,母親會吩咐孩子們在蒜窩里將大蒜搗碎成泥,拌入陳年的辣子醬,調以老陳醋,蔥花提香,五香粉食鹽調味,待鍋里的花生油燒滾,滿滿的舀上一勺潑入,一碗醬香四溢的醬辣子汁水就大功告成了,它將成為吃炸豆腐、蘿卜絲餅的絕佳搭配。

孩子們最愛的是紅薯饃,索性一起動手,將整盆的紅薯泥按照自己心中的樣子捏成薄餅,搓成圓球,等待母親將他們炸成紅薯饃。母親一刻不停歇,將整盆的發面仔細揉搓,索性就在鍋臺沿上盤搓成麻花。父親將蘿卜絲攪入面漿,調以味道,制成蘿卜絲餅的雛形。一家人配合默契,熟悉的時節,熟悉的味道,孩子們耳濡目染,一代代將這些味道傳承。

柴鍋猛火,瞬間將花生油燒紅。母親先試探性的投入一塊豆腐,待油溫適中,就將制好的紅薯餅下入油鍋。瞬間油花翻滾,滿鍋沸騰,花生的油香,紅薯的甜香從鍋里溢出,孩子們再次嗅到記憶里紅薯饃的香甜。

QQ截圖20191111072651.jpg

待到紅薯餅表面變得金黃,兩面松軟,漂浮到油面便可出鍋了。孩子們的目光都匯聚到母親的手上,忍著燙將一塊紅薯餅吞入口中,還未真正嘗到味道便咽入喉嚨,爭著又將第二塊搶在手里。那一群搶食的孩子里就有曾經的我們。母親適時在油鍋里炸制著各類食物。油溫過高時,母親會炸一陣豆腐。待到油溫稍低,母親就會倒入紅薯圓子,放入搓好的麻花,在鍋邊將蘿卜絲面醬貼成一塊塊蘿卜絲饃,再在油鍋里把她炸的兩面金黃。母親一面下入各種食物,一邊安排著接下來的程序。父親則站在鍋臺邊,操著兩根長長的筷子將炸好的油饃夾入案板上的竹籃里。孩子們則敞開著肚皮將紅薯饃、紅薯圓子、炸豆腐、蘿卜絲餅一一享用,滿足著油饃對自己經年的誘惑。

一頓油饃從天黑開始炸,一直要持續到深夜。孩子們水飽飯足,早早的睡去,紅薯饃的香甜一直美到夢里。第二天,姊妹弟兄返校上學,母親會將油饃仔細分揀,塞滿我們的書包。我們背上裝有油饃的書包,在油饃幽幽的香里深味著讀書帶來的優越感,于是越發發奮的讀書。若干年后,走出大山,懷念山中的日子,更感念那一塊塊油饃對自己的激勵啟迪。

冬天馬上就要來了,峽谷里老油坊機器轟鳴,炒芝麻、炒花生米的濃香持續在峽谷上空彌漫。小河人都趕在入冬前將油料作物變成香油。簡單的沉淀,香油更加黃亮澄澈,日后將成為炸紅薯油饃的主要原料。霜降前,小大將完好的紅薯下入窖中,簡單擱置,紅薯更加香甜。略有破損的紅薯打粉漏制紅薯粉條、蒸熟曬成紅薯拗,她們將以另外一種形式感動著我們的舌尖,勾起我們的兒時記憶。

屋外秋風漸起,氣溫驟降。大姐家的廚房里整齊的堆放著新收的紅心紅薯,撒發著紅薯獨有的清香。花生油經過沉淀,黃亮澄澈,安靜的擱置在廚房的角落。我們期待著再次在峽谷里歡聚,吃大姐炸制的紅薯饃。

本文來源:商洛市文化和旅游局

我要說兩句

還沒有評論,快來搶沙發吧!

相關閱讀

移动卡赚钱